政策时讯
常见问题
求职技巧

政策时讯

创业青年正收获更多利好

发布单位: 发布日期:2016-03-14 08:42:23浏览次数:
导读

青年创业之路如何走得更远?


李克强总理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显然对尹然平们的期望有所回应:“打造众创、众包、众扶、众筹平台,构建大中小企业、高校、科研机构、创客多方协同的新型创业创新机制。



1.jpg


在被视作中国草根创业元年的2014年,广州迅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华南农业大学学生尹然平及其创业团队迎来了华丽转身:作为首批项目之一在广州股权交易中心青年大学生创业板(以下简称“青创板”)正式挂牌融资。


这一年也是“青创板”的创立元年。“青创板”是国内首个“青年大学生创业板”股权众筹平台,专门对接大学生创业项目与资本市场,提供资金、技术和管理等方面的服务和支持。尹然平显然是这一创举的受益者。对比最初资金短缺、勉强维持的尴尬,挂牌后这个聚焦农业电商的创业团队获得了一笔100万元的融资。


截至2月26日,“青创板”累计上板项目1151项,其中创业项目827项,创业企业324项,17笔融资额5600万元。一个个令人兴奋的数字背后,是团广东省委与广州股权交易中心的共同努力。


青年创业之路如何走得更远?李克强总理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显然对尹然平们的期望有所回应:“打造众创、众包、众扶、众筹平台,构建大中小企业、高校、科研机构、创客多方协同的新型创业创新机制。建设一批‘双创’示范基地,培育创业服务业,发展天使、创业、产业等投资。”这意味着政府更多主动作为,将化作创业青年的真正利好。





创业“伯乐”:帮青年迈稳第一步



如果你是想在上海杨浦区创业的大学生,直接找高校团委就行,同济大学会把你介绍进“创业谷”内“孵化”,上海财经大学会把你送进学校创业学院接受“头脑风暴”;如果你是想创业的在职工作者,就找杨浦区团委,团委会给你一张名片,“找她就行”。


“她”叫顾莹姝,有两个重要的头衔——一是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上海杨浦科技创业中心)党总支办公室主任,二是杨浦区青年企业家协会秘书长。她所供职的“杨科创”目前承接了杨浦区团委服务青年创新创业的大部分职能。


“我先评估一下你的项目,再给你配合适的导师,然后落实办公场地,给你配一名企业联络员。”面对创业者,顾莹姝话语利落。作为上海市目前最大的创业孵化器,“杨科创”每年扶持约200个创业项目,从2009年到2015年,通过共青团渠道联系的青年创业项目累计超过200个。


我能做什么?我是否真的适合创业?我能走多远?——在青年创业生态链的最初环节,创业“伯乐”担负起了重要使命:帮创业青年迈稳第一步。




在湖南,优秀创业青年和项目被发掘是通过青年创新创业大赛、评比、协会建设等途径完成的。


一路从底层快递员、装卸工做起,湘潭青年马亮在三十岁出头成立了自己的物流公司,抱着“试试看”的念头,一路过关斩将,在团湖南省委举办的青年创新创业大赛中一举夺魁。


更多的“马亮”从大赛中脱颖而出:他们中有被称作“玫瑰王子”的李泽辉,退伍返乡后,他带领家乡父老建成1200亩玫瑰生态观光园;有大学生村官周文,他的乌鸡养殖公司产值达1800余万元,除了经营公司,他还帮8名贫困生圆上学梦……


从2011年至今,类似赛事已在山东连续举办四届,青年电子商务大赛也已举办两届。两项赛事报名总人数超5.1万人,380余名选手通过参加大赛获得2.7亿元贷款扶持资金。


大赛推出基准利率贷款、创业融资对接、创业贴息资金帮扶、创业路演培训、创业导师辅导、推荐入驻孵化基地等“以赛促创”系列措施,通过整合政策、场地、资金、智力等资源,对大赛涌现的优秀项目、优秀人才予以重点扶持。


青年创新创业赛事期间,团山东省委还邀请省内外创业投资机构,举办优秀青年创业项目与风险投资对接洽谈会,为青年创业提供社会化融资帮扶,强化大赛成果转化。



“缺口”帮扶: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创业难题



没有人否认,“青创板”打通的实则是青年创新创业与资本市场的“最后一公里”。


资金短缺是青年创新创业道路上的一大“拦路虎”。一些项目往往停留在竞赛阶段,极少接触资本市场,靠比赛奖金与经验来维持运营,赛后经常陷入“融资难”、“融资贵”的困境,最终导致不少创业项目以失败收场。


与此同时,近年来资本市场越来越关注大学生创业项目,不少投资者“不差钱,只差好项目”。


此外,广州股权交易中心总经理黄成介绍,大学生在个人信用空白的情况下,银行往往不能有效解决其融资问题。因此,绝大多数青年创业的初始资金都是向亲友借来的,对企业的后续融资和发展埋下隐患。




“如果没有‘青创板’,按照公司当时的情况,我们团队肯定要更长时间才能拿到风投。所以,整个融资过程不到半年就确定下来,还得益于‘青创板’这一平台作为信任背书。”尹然平感慨。


“青创板”的创新融资模式为“互联网股权众筹”,大学生创业公司出让一定比例股份给投资机构,投资机构通过出资入股公司,获得未来收益。这种模式在提高融资成功率、规避项目欺诈、提升客户体验服务水平、降低信息采集传递处理成本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


2015年11月,团中央与广东省人民政府共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以省部共建方式正式启动“中国青创板”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建设,充分发挥共青团和地方政府的组织与资源优势共建共享“中国青创板”平台,真正打造直接服务全国青年创新创业的资本市场。


至此,历时近两年的探索,省部共建的“中国青创板”成为了群团组织撬动政府资源,充分发挥市场要素,共同服务青年成长的最佳范例。


位于同济大学彰武路校区的“创业谷”,则为打通从校区到科技园区的“最后一公里”而建。“创业谷”由同济大学团委全权负责营运,为大学生创业团队提供平台对接、导师培育、场地资金等扶持,先后签约入驻的项目超过60个,涵盖创意产品、社交APP、医疗、水净化等。


“缺口”帮扶须对症下药。在对21所高校的15563名大学生展开专项调研后,团湖南省委创建“湘创汇”网站,借助湖南青年创业项目数据库、青年就业岗位信息库和青年创业人才库,在全省范围内形成畅通的“项目-资金-人才”供需链,帮创业青年跨越销售障碍。


此外,为使创业青年得到更多支持,团湖南省委从2014年起,每年给湖南省各市州的书记、市长写信,信里梳理并点评前一年该市州支持青年创业的工作情况,并请求对创业青年继续给予支持。



成长助力:让创业者秀出“青年范儿”



在上海,年轻人的创业氛围愈发浓厚。一档名为《梦想创业团》的电视真人秀节目广受青年喜爱,这档节目由团上海市委与第一财经频道等联合打造。只要有创业计划,就可以把自己的项目拿到舞台上去秀一秀,运气好的话,还能直接找到感兴趣的投资人。




每一期节目,都会有5名梦创导师坐镇,他们分别操控5盏“梦想明灯”,如果5灯全亮,创业者即可进入梦想直达区,与梦创导师面对面洽谈投资及服务事宜。此外,还有10家投资服务机构操控10盏“梦想明灯”,创业者也有机会与亮灯的机构洽谈合作。


通过这档节目,先后有近百位创业青年携带校园快递、时装定制、盆栽蔬菜、二手书店、室内导航、互联网金融等项目登台亮相。


更多的政策利好正在为创业青年们的创业历程雪中送炭,为其成长助力。


在湖南,一项饶有特色的培训项目正在开展,培训对象则是被形象称为“领头雁”的农村创业青年。该项目中,先后有25名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前往台湾学习农会发展经验,有65名来自湖南各市州的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赴京参加为期4天的北京大学创业训练营—湖南创新特训班。


为更好地发挥青年“领头雁”的作用,团湖南省委出台系列政策,并创建150人的青年创业导师团,提出3年培养1.8万名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的目标。仅2014年,团湖南省委已培养5000名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


在山东,青年创业孵化平台建设正在积极推进。截至2015年年底,全省各级团组织自建、共建或深入合作的创业孵化基地、众创空间共157处,在孵企业和创业团队6280个,向创业青年提供低租金创业场所7.3万平方米及一系列配套服务措施。


文/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邢婷 林洁 洪克非 王烨捷  图片来源于网络



推荐阅读
鼓励青年“双创” 政府的手该怎么伸

在过去的一年里,政府通过简政放权、商事制度改革等措施为创业者松绑,2015年“全年新登记注册企业增长21.6%,平均每天新增1.2万户”。但多地政府补贴天使投资、创业咖啡馆或孵化器倒闭等事件也引发争议。今年两会上,政府在创业浪潮中的定位成为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全国政协委员、联想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提到政府推动“双创”出现的一种困境:“国家在推动创新和推动应用、推广这两个方面上是脱节的,没有形成能够打通研发和应用、推广的有效协同机制。”


他分析,这造成了国家在投入巨大资源、支持企业把创新成果做出来之后,由于应用、推广的配套举措缺失,致使创新成果得不到有效使用的情况比比皆是。


他认为,这件事如果让企业做就好很多。由于大企业拥有更强的专业性和洞察力,可以对市场趋势更好地把脉,创投的成功率和回报率也更高,对推动产业发展的作用也更明显。对政府来说,则能够让投资渠道更多元化,摆脱投资回报率低、回报周期过长的困扰。


杨元庆在提案中写道:政府要支持大企业发展自己的创投,比如在企业创投基金上加磅,把一部分资金交给企业创投去运作。


想为“双创”建言的不止一位。全国政协委员梁伯韬投资过京东商城、91无线等,他在3月4日的联组讨论上向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呼吁:“政府不应该直接参与补贴。”


他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创业者、投资人和政府都应该明白,天使投资是高风险的投资。创新的发展由市场来主导,政府的职责是创造良好的环境。


面对“双创”这个中国发展的新动能,贵州正在通过做好“双创”服务增强城市吸引力。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科技厅厅长廖飞发现,过去一年,社会形成了强烈的创新创业氛围,“现在,有的创业咖啡馆倒闭了,有的红红火火,有的游走在生死边缘,这都是正常情况,市场总要有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他认为,应当理性看待创业失败。


廖飞计划借鉴香港生产力促进局的经验,做一个改革尝试,推动贵州省科技厅下属的事业单位贵州生产力促进中心改为企业,成为一个创业投资公司。让公司里懂得企业管理和融资的人一方面对接大学专家、科研院所的科技成果,另一方面推动大中型企业内部众创,让专家的科技成果在企业内部的创新创业中得到转化。


他举例,目前正在支持一个研发“三网融合”装置的项目。“这个市场很大,有人做,但没有资本支持。”他希望,改制后的贵州生产力促进中心创业投资公司能够用市场化运作的方式参与进去,入股扶持。


“这不是政府手伸太长,是过去对这些颠覆性的好项目没伸手。”廖飞说,投资公司也会有一个五年计划,先合作支持两年,第三年做起来了,慢慢向市场稀释股份,五年之后彻底退出交给市场。


另一个城市“侨都”广东江门市也在探索。这座城市目前是广东省唯一的小微企业创业创新综合改革试点市,也是全国15个小微双创示范基地城市之一。2015年,江门市小微企业实现注册资本增幅超过70%,在全国名列前茅。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江门市市长邓伟根讲起自己推动“双创”的工作思路时称,他关注到目前政府在“进得来”的工作上做得比较多,例如降低门槛、降低费用、搭建平台。他认为这还不够,小微企业最需要公平,政府的工作方式要创新,构建起公平透明、市场化、法制化的环境。


邓伟根以去年推动的商事制度改革为例,江门市做到了“五证合一”,他一直在思考“能不能再简单一点?”


“多证合一不是让几个部门凑在一起,核心是证照统一的电子化,让老百姓拿着统一的代码去办事。”他说,这样就不用这个部门开个证明,那个部门再开一个证明,真正解决办证难的问题,“宁愿数据在网上多跑几圈,也要让企业和群众少跑一轮”。


面对快速新增的市场主体和各种新生业态,邓伟根说,不能放手的是监管。江门把这件事交给了第三方,通过第三方融资平台搭建起信用体系,既可以帮助初创企业解决融资的问题,也可以处理好监管的问题。


文/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陈璐 白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